推女郎潘娇娇性感全裸写真

|来源:小莫 騒麦

娇娇说,找不到所爱的,找到了又不能爱。娇娇烟酒不沾。
娇娇一个人,站在镜子前,眼波朦胧。他认真而又细致地为自己涂上口红。镜子里的娇娇,面目漓秀,鲜红的唇,诱惑的陷阱。
娇娇注视着镜中的自己,眼眶开始潮湿。娇娇问了自己很多问题。问题的答案是千古之谜。
泪干了。娇娇掏出纸巾,把口红擦去。娇娇是个男人。
我在胡思乱想了。
战国。


魏王?龙阳君?
哀帝?竃贤?孝成王?赵穆?
你别走。我有话问你,你认识娇娇么?娇娇是个男人,高大英俊。没有么?那’娇娇在哪里?
娇娇的眼泪在飞。


我是在一个酒吧0后的角落里看见正在被几个流氓殴打的娇娇的。娇娇满睑是血。
我疯一般奔过去时,打斗已结束。我用身体护住娇娇,一字一句地问他们,你们是什么人!
为首的一个流氓朝地上吐了口睡沫,扔下一句话:妈的,又是只死兔子!扬长而去。
在医院等娇娇醒来的那段时间,我一直回味着那句话,兔子?兔子是小莫的代名词。小莫……疑惑使我沉沉睡去。
梦依然漘晰,甚至能看到床上那男子的头发在随风飘动。他呼吸均匀。他是否也在做梦?他的梦是否一样昏暗迷离?梦中的风是否一样呼哺得声嘶力竭?男宠的命运笼罩下,是自由还是束缚?是幸福还是痛苦?
是爱,还是变态?
那男孑的扃膀一动,他醒来了。
我睁开迷爱的眼时,娇娇呆呆地望着病房的天花板出神。他已醒来多时了。
我盯着他的眼睛,试图捕捉到一些游走的信患。但娇娇的眼抻是空的,他毫无表情。我在他的眼中坠了下去,等着那产空洞的回
娇娇,到底怎么回事?我轻声问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




波多野结衣 | 魔在左 | 小莫 騒麦 | 小莫 騒麦mp3 | 小莫 騒麦歌词 | 小莫 | 百度地图 | 谷歌地图 | 网站地图

安全无毒站点

骚麦|小莫 騒麦|小莫 騒麦歌词|5613小莫 騒麦mp3|销魂 照片_私房歌| 2012 wordpress by 骚麦.